您的位置: > 正文

双色球两个蓝球多少注: 云雨夢鄉

双色球蓝球选号法+准确率99 www.phvva.icu 時間: 2019-05-16 17:27:21 來源: 人民日報海外版 作者: 陳應松 編輯: 王艷蕊

字體設置

????玉龍雪山 新華社記者 胡 超攝

????云南天空的云彩 來自網絡

????云南的雨季時節,我在這片神奇的大地上行走。這里空氣涼爽,云雨翻騰,鮮花盛開,植物綠得像是抹過油、上過釉似的,連我每天吃的蔬菜也像染過色一樣。

????我記不清已經多少次在云南行走,但行走的感覺總是與天地接觸時才產生的。

????變幻莫測的云

????天空有高聳的云,帶著突兀膨脹的重量,層次分明,體積龐大,飛騰和擁擠在這片美麗大地的上空。無數群山在云下聚首,仿佛遠古滇人的列陣。

????云彩有如此的氣象,在這個世界上是罕見的。沈從文寫道:“見過云南的云,便覺天下無云?!彼顧擔骸霸頗系腦撲坪跏怯夢韃馗呱降謀?,和南海長年的熱浪,兩種原料經過一種神奇的手續完成的。色調出奇的單純。惟其單純反而見出偉大。尤以天時晴明的黃昏前后,光景異常動人?!彼顧檔皆頗習懟昂讜蒲鉤恰鋇木跋?,這樣的云不會有暴雨。

????我也多次見到這層層黑云,不是晚霞,而是云南云氣所積的獨特天象,好像地底和山腹間突然沖出的大群野象。沒有舒卷的云,沒有懶洋洋的云。云如沖天鳳羽,云如沸騰鼎鍋。

????想起“滇”這個字的發音,清脆,飛揚,輕巧,神秘。當云南的朋友說到滇東、滇西北、滇西南、滇東南、滇中的時候,在我心中,這些方位的大地與山水,有被云彩推擁漸漸幻化成鳳羽和沸水蒸騰的感覺。

????大地騰躍起來,云南的所有植物和動物都隨之騰躍,就像云南河流中奔騰的水。云南,這個巨型的亞洲水塔,正蓄滿了上蒼所積蓄的水乳,向那些等待滋養的土地、天空和人民,輸送去他們生命的必須,并且塑造著亞洲的體魄、氣質和靈魂。

????“彩云之南”的云,因為常與那些高大的雪山相伴,比如梅里雪山、白馬雪山、哈巴雪山、玉龍雪山,也染上了雪山的氣質。有一次,我在昆明看到了那擁擠的、沖騰的、浩蕩的云彩,在更深邃更高遠的地方,我看到的是一座座雪山模樣的云,凝止不動,高大莊嚴,這樣的云就是活脫脫神話中的宮殿和城堡。這讓人幻想莫測的云,是屬于云南的,是云南人獨享的天空幻境、精神大餐。

????洶涌澎湃的雨

????在去滇西的路上,眼前的云讓我不禁感慨:“往滇西之路天色放晴,太陽恍出,光影相送,云如跑馬,山勢森嚴,霧氣相激似蒸鍋,雨后青山如絹拭,柔碧襲人,繾綣萬端,不可名狀?!痹樸肷餃绱俗洗篤?,天空如此開闊高遠。兩支氣流在此盤桓流連,積潴相親,纏綿難舍,終于形成了亞洲的水塔。

????當我第一次聽到“亞洲的水塔”這個詞時,我正在雨季擾人的雨水中,每天看著那24小時不斷的雨,是怎樣拼命地澆灌和洗濯這片土地,我這個湖北人的神經也正在被“折磨”著。

????沒有看到過如此漫長的雨,沒有看到過這么洶涌澎湃的雨,就像老話形容的:天上挖開了個大口子,天河決堤。曾經在保山的五六天里,雨一刻沒停。騰沖的朋友告訴我,在他們那里,有時會連續下一個月的雨。

????但充沛的雨水將大地滋養得碧綠蓊翠,葳蕤蓬松,整座整座的山峰,整條整條的山脈都像是因為人工澆灌而樹木繁茂。大地的空間太少,而植物太多,它們推擁著、吵嚷著、堆疊著生長,仿佛不要土地也能在山嶺上樹立一千年。

????西雙版納有個故事:一個人去趕街,要挑擔子,隨便折了一根竹子當扁擔,下了山,將折斷的竹子插到地上,過了幾天,這根斷竹又長成了竹子?;褂幸恢炙搗ǎ涸諼魎婺?,插根筷子它也能發芽。

????云南各地的平均年降雨量在1500—2700毫米,有的地方可能會更多。我想到有一年去新疆吐魯番,下了幾分鐘的稀落小雨,迎接我們的朋友說,你們是我們的福星。我們問為什么?他們說,因為你們帶來了陰天,還下起了雨。

????難道因為天陰了是我們帶來的好運?正是。因為那個地方年降雨量只有不到50毫米,幾乎整年不下雨,連陰天都是極少的,沒有人家備雨傘,不像云南這地方,出門必帶雨傘,而且總會碰到雨。

????流淌千古的血脈

????上蒼垂青云南,這個中國的云雨夢鄉。

????云與水,云與雨,云與山,是結伴相生的。云南的多水,云南的四季春色,云南的花香滿地,云南的古樹滿山,云南的煙與茶,云南的中草藥,都離不開這里的云與雨。

????騰沖的禿杉王、大杜鵑王,乃千年之樹,在布朗族聚居的翁基村,我還看到了2700年的古柏。更奇特的是,勐海縣南糯山和鎮沅縣千家寨竟有2700年的野生茶樹,也就是說,在春秋戰國時代這些茶樹就在滋潤大家的口舌。

????走到撫仙湖邊的祿充漁村,會看到一排排的古榕樹遮天蔽日,在另一岸邊路居鎮,有1200年的古榕樹和與它一同生長的同樣歲數的黃葛樹,樹根將一座古石橋生生地撬起來,并長到擋住了橋口的路。

????漾濞縣的光明村里有幾百年上千年的古核桃樹,有一戶人家的門口就有4棵500年以上的古核桃樹,所有做籬笆的院樹也是古核桃。在路邊,那些古核桃樹新結的青果子垂落地上,可稱得上是名副其實的果實累累。

????在洱源縣茈碧湖邊安靜的古梨樹村,有一萬余棵幾百年上千年的古梨樹,在唐朝就開始結果,如今依然青果滿枝,依然甜蜜如初。

????難以想象,一棵樹會有如此旺盛的生命力,而且這些古樹都深藏在云南的村落和山溝里,人們愛樹如他們的血脈和生命。

????我在云南時,一路吃得最多的是野菌,走到哪兒都是賣野生菌的農民。那么多的森林,那么多的雨水,那么多的高山,人間美味野生菌如松露、松茸、牛肝菌、干巴菌、羊肚菌、塊菌,還有遍地的便宜又好吃的青頭菌、血菌、奶漿菌、銅綠菌等等,隨便在街頭可吃上一鍋?;褂忻禾烤?,10元稱一堆,燒熟了黑乎乎的。云南不僅是動植物王國,也是野生菌王國。

????云南的云和雨,就像云南的血脈一樣,流淌在每一個角落。

????(陳應松,中國作協全委會委員,著有《還魂記》《獵人峰》等作品,部分作品被翻譯成英、法、俄、日、韓等語言。)?


  • 推薦閱讀
  • 旅游美食
  • 教育娛樂
  • 吳忠文苑
  • 吳忠人家
  • 精彩圖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