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> 正文

双色球93中蓝球多少钱: 作家王蒙:萬里歸來年愈少

双色球蓝球选号法+准确率99 www.phvva.icu 時間: 2019-05-06 10:39:37 來源: 光明日報 作者: 李苑 馬心怡 編輯: 王艷蕊

字體設置

????王蒙近照 記者 劉陸攝/光明圖片

????【光明訪名家】

????開欄的話

????2019年,適逢新中國成立70周年,也是光明日報創刊70周年。70年來,知識分子,是與光明日報聯系最為緊密的一個群體。其中的名家大家,在各自的領域辛勤耕耘、貢獻卓著。他們的奮斗歷程,與新中國的發展一路同行,與光明日報也多有相知相交的溫馨故事。

????繼《新春訪名家》之后,今日起,本報繼續開設《光明訪名家》專欄,組織多路記者深入全國各地,拜訪新中國成立以來在科技界、文化界發揮重要作用的知識分子代表。我們期待通過與他們的交流,讓更多讀者深入感受這些名家的愛國情懷和奮斗歷程,呈現大國與大家之間相輔相成、同頻共振的發展歷程。

????2019年還未過半,王蒙就先后在《人民文學》《上海文學》《北京文學》等刊物上,發表了中、短篇小說《生死戀》《地中?;孟肭貳隊適隆返?,并推出新書《爭鳴傳統》(與趙士林對談錄)和《睡不著覺?》(與郭兮恒對談錄)。如此旺盛的創作力,讓不少青年作家都自愧不如。

????走進王蒙的書房,一方書桌,兩面書墻,就是他日常的創作環境?!罷饈俏業某導洹?,他說,“我只要一寫小說,每一個細胞都在跳躍,每一根神經都在抖擻”。提起寫作,已至耄耋的他,立刻容光煥發。

????最近幾年,王蒙的創作進入加速期,幾乎每年都有兩三部新作問世,內容和形式也常有新意。這一切,他都歸功于時代和生活的日新月異?!拔難П舊聿⒉徊難?,只有生活能產生文學?!本聳逶氐某糧〈蚰?,王蒙不忘自己的來時路。

????王蒙的革命之路,開始得很早。11歲,王蒙與北京的地下黨建立了固定聯系;14歲成為地下黨的候補黨員;15歲當上新民主主義青年團的干部?!拔掖由倌曄貝?,就參與到建設新中國的斗爭中?!毖奐耪蕉?、勝利、曲折、發展,新中國的每一步歷程,王蒙都參與其中,感情炙熱。

????1953年,19歲的王蒙,開始動筆創作首部長篇小說《青春萬歲》。那時候,很多文學界的前輩勸告年輕人,創作要先從豆腐塊文章開始。王蒙反其道而行,引發關注。有人問他:你是靠文學天賦還是寫作技巧?“都不是,我靠的是對新中國建立的感動,靠的是新中國開始時的‘所有的日子’?!幣磺蝗妊倌昵?,開啟了他的文學之路。

????20世紀60年代,王蒙下放新疆。十六載風華正茂,拋灑在遼闊雄奇的邊地上。那段歲月里,他與維吾爾等各族同胞朝夕相處,同勞動、共杯酒、學維語、唱心曲。這段人生旅程給了他豐厚的饋贈——他當時醞釀并創作的小說《這邊風景》,塵封近40年后重修問世,2015年一舉斬獲茅盾文學獎。

????對王蒙而言,生活中的一切,皆是創作靈感來源。幾十年中大大小小的人事經歷,全部化進了王蒙的文學中。他書寫政治歷史,創作各種小說、詩歌、散文。他創作的豐富性,在一代作家中堪稱翹楚。新書《睡不著覺?》是他首次跨界與睡眠專家合作的談話式作品?!拔難僑搜?,那醫學更是人學了?!倍墩場?,則是“我與趙士林時時碰撞出火花”,王蒙笑道。

????王蒙對傳統文化的熱情也與日俱增。近年來,他陸續推出《老子的幫助》《莊子的奔騰》《天下歸仁》《得民心得天下》等著作。解讀列子的著作,也已提上出版日程?!拔易罱諮芯寇髯?,頗有心得?!蓖趺捎中硐灤倫髦?。

????讀者好奇,王蒙的創作生命力為什么越來越強?“新中國的命運,就是我的創作源泉?!蓖趺傻萊穌孚?,“70年的新中國探索之路,飽含艱辛,但是它的建樹,也是前所未有、舉世矚目。每個大中城市,每個縣城,每個小村落,都有很大的發展。要討論的話題,永無盡頭?!?/p>

????作為一個堅定的革命者,王蒙對國家和生活的熱情似乎從未消減。他的老友馮驥才曾說,王蒙從“少年的布爾什維克”成長為“一個清醒的、經過各種磨練的布爾什維克”,其中,既有變也有不變。

????作為一個高產的作家,王蒙一直保持著與讀者交流的熱情,各類論壇、讀書會、高校講堂,經常能看到他的身影?!拔姨乇鷦敢夂投琳吲笥呀渙?,可以不斷更新自己的知識和話語體系,這幾年每年要在各地做講座40場左右?!苯渙魘雇趺殺3腫磐⒌那籩脫傲?。就在采訪的兩天前,他剛剛結束云南麗江和湖南株洲的講座回到北京,但交談中沒有流露出絲毫的倦意。

????王蒙與記者交流的時候,夫人單三婭在客廳忙著收拾行李。單三婭曾是光明日報的資深編輯,但王蒙說,他與光明日報的緣分,比與夫人的緣分,還要早幾十年。

????1979年1月21日,王蒙的《青春萬歲》后記刊登在光明日報上。當他收到報紙的時候,人還在新疆,捧讀的一刻,感慨萬千——這部小說從創作到正式出版,歷經了20余年的周折,雖然當時還未出版,但這篇后記的刊載,對他意義重大?!澳侵旨ざ俏薹ㄏ胂蟮摹?,他至今猶記。

????同年,王蒙回到北京。剛住進招待所,光明日報的編輯就找了來?!澳翹轂嗉瓚±叢幾?,拿走了我剛寫成的小說《夜的眼》,后來刊登了幾乎一整個版面?!閉舛愿嶄棧氐獎本┑耐趺啥?,是非常重要的肯定,因為光明日報很少以這么大篇幅刊登小說。

????那是改革開放初期思想解放的年代,這篇小說在光明日報發表后,社會反響熱烈。當時還在大學讀書的天津作家趙玫讀后深受震撼,她說:“忽然感覺生活與文學在我眼里不一樣了?!?/p>

????就這樣,王蒙與光明日報的緣分越來越深。1983年到1987年,王蒙住在距離光明日報社原址不遠的虎坊橋作家樓?!澳鞘焙?,我投稿連二分錢的郵票都不用貼,過馬路就擱在傳達室,寫上誰誰收?!蓖趺尚Τ?,有人統計過,自己是在光明日報發稿數量最多的作者。

????今年適逢光明日報創刊70周年,王蒙感慨良多:“光明日報是一份有品格的報紙,《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》意義尤其重大。這份報紙有著豐厚的文化含量和敢為人先的精神,是中國文化生活的標志之一。它一直與中國各界知識分子有著密切聯系?!蓖趺上M庵志衲芄懷中?、發揚、光大。

????走過與光明日報交往的40年,也走過與新中國同呼吸共命運的70年,王蒙的創作始終飽含新意,從未停止探索的腳步。他的筆觸也一直應和著時代的聲音,敢為人先,永遠青春。

????在王蒙的寫字臺上,堆滿了各種古今書籍。他每日創作,閱讀;他每年遠赴新疆和各地,追尋歲月情懷。這位精神矍鑠的作家,一直用行跡與作品,宣告著青春不老、生命不老、文學不老。

????他分明還是那個年輕的王蒙。

????(記者 李苑 通訊員 馬心怡)


  • 推薦閱讀
  • 旅游美食
  • 教育娛樂
  • 吳忠文苑
  • 吳忠人家
  • 精彩圖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