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> 正文

双色球蓝球01历史遗漏: 陳美者:海風中的虎皮鸚鵡

双色球蓝球选号法+准确率99 www.phvva.icu 時間: 2019-04-29 11:37:13 來源: 《黃河文學》 作者: 陳美者 編輯: 王艷蕊

字體設置

????程瑞珍布面油畫

????老家宅子邊,似乎是一夜之間,長出一間小木屋。

????小木屋被繁盛的老龍眼樹圍繞,門口還掛著一個鳥籠,住著一對虎皮鸚鵡。沿海風大,風吹得籠子輕輕搖晃,兩個小家伙站在籠子里的架層上,仿若在蕩秋千??蠢?,二哥又有新寵了。

????距離我上次回家兩個月而已,二哥竟變出這樣一個漂亮小木屋。這是他用來做茶室的,就挨著母親的房間。我高興地對母親說:“有了這小木屋,你可熱鬧些了?!?母親卻嘆了口氣。我沒有太在意。她總是喜歡嘆氣。

????入夜后,小木屋開始變得光亮,似乎迎來它最好的時光。二哥的好友陸續趕來。雜貨鋪老板、鹽民、水泥工、裁縫、戲臺布景師,穿著半舊西裝的則是啥活都不干的無業者……他們圍成一桌,其樂融融,茶具被移到長凳上,以便給撲克牌讓位。小屋一下就被填滿。至于那對虎皮鸚鵡,鳥籠被提進來,掛在小屋里,它們似乎也習慣了,乖乖站在籠子里,在洗牌聲嬉鬧聲中,一邊吸二手煙,一邊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地打盹。

????我對打牌一竅不通,在旁邊探頭探腦討不到什么趣,也根本沒人招呼我。就站到虎皮鸚鵡那邊。小家伙們被驚擾似的,將兩只眼都睜開,瞄我幾眼后則繼續打盹。我不得不承認,它們的眼睛太小了,根本做不到大眼瞪小眼。

????我愈發無趣,勉強站了一會兒,只好悶悶地回到老宅睡覺,卻在床上輾轉反側,難以入眠。我能聽到小屋傳來的一陣一陣吵鬧聲。二哥不帶我玩,卻和他的朋友們玩得很盡興。雖是賭錢,氛圍很歡樂。大家拼的是眼疾手快,還有嘴上功夫,竭盡所能地互相嘲笑和挑釁。比起輸錢,更不能輸的是氣場。他們玩牌,因玩家固定,且統一都沒幾個錢,輸贏輪流,不必在乎。

????第二天一早,那個裝有虎皮鸚鵡的籠子已經被掛在龍眼樹上,兩個傻乎乎的小東西依舊拿眼瞄我,被我盯毛了,就轉向別處。我看了一會兒,心想,這么好看卻不能說話還不能吃的,真是可惜了。

????二哥居然起得比我還早,已經坐在小屋泡茶。茶香勾人,我沒刷牙就跑去喝,邊喝邊對二哥說:“你胃不好,最好不要喝綠茶?!薄斑??!倍韁恢蘇餉匆簧?,算是回應。

????沒多久,一個中年男人來找二哥,這人我熟悉,是村里的雜貨鋪老板。

????他們連打招呼也不用打,二哥只笑嘻嘻問他:“瘦肉還是五花肉?”

????雜貨鋪老板伸出四只手指,也有可能是五只手指。他的大拇指在幼年時就失去了,后來開家雜貨鋪營生,并且還在鋪子旁邊建了一個小作坊,兼營榨花生油、磨面粉等,甚至還有做爆米花,麻利得很。只可惜,這些年種花生、種麥子的人少了,外出打工的人多了,他的生意,不管是雜貨鋪還是油榨作坊,都愈發難做。二哥看懂了雜貨鋪老板的手勢,邊忙著手里的活邊說:“那是割了一塊瘦肉?!?/p>

????他們說的是昨晚的戰果。一覺醒來,大家都發現,輸贏當然在乎,傻瓜才不在乎錢。

????我站在那里許久,這才注意到腳下:房子墻根,被二哥挖了一條L形的小溝,直通河里,我含著一口的牙膏泡泡嚷:“你這是在干嗎呀?”

????“挖一條新水溝啊?!?二哥正把一個水桶放進轉彎處,在那里他挖了一個圓形的大槽,說可以起到過濾效果。我默默刷牙。直到刷完牙,也沒想明白,到底要怎么過濾。

????我恍惚的工夫,二哥已經發動了他的大卡車。沒過多久,又開回來,塑料膜包著的白色排水管紛紛從檔板上探出頭來。二哥將它們卸下,放在水溝邊。他又抱了一包水泥下來,和上水,抹到水溝轉彎處的塑料桶邊。母親在一邊嘮叨,得把水桶轉動幾下,這樣干了才能拿得出來。二哥聽話地照做。原來水桶不過是做模型用的。

????村子漸漸熱鬧起來,路過的人也多,問說挖水溝啊,二哥呃一聲算是回答。他不想多說的時候,常常都是這樣。

????過了一會兒,那位穿著半舊西裝、啥活也不干的哥們來了。他背著一雙手,笑瞇瞇道,碎石子就不要撥到水管上,免得硌壞了,鋪點細沙才好。

????二哥聽話地改用細沙蓋住排水管,還吩咐我將那些沒用的碎石子都清理到房角,說要讓我過一個有意義的勞動節。

????才清理了兩畚箕,我的手就起泡,腰也疼。扔了工具,回屋拿了兩個饅頭。二哥接了饅頭,還不給我面子,當著外人大笑,你們這些坐辦公室的,就這么兩下子???戲臺布景師也晃悠過來,接話道,這要是種樹,恐怕連坑都挖不來吧?我討饒般苦笑道,不要擔心,我還沒種樹的資格。

????眼看太陽越來越大,二哥拐進小房子里,泡茶。

????有人催他:“還不趁涼快時把活做完?”二哥笑:“急什么,挖個水溝而已,又不是蓋新房?!?/p>

????我覺出他頗有幾分沮喪。二哥年近五十,尚未有自己的家業。老宅很有年頭,外墻的石頭早已發黃。幾棵老龍眼樹,也是當年分家時種下的,蔥蔥郁郁得緊。不久前二哥把多年來的存款,全轉給自己在福州的兒子,為一套五十多平方米的房子做首付。這個過程中間有不少拉扯,他們父子關系一度緊張。我亦沒有說話的份,在城里不過是個普通職工,常常跑回老家,讓熟悉的海風撫平我的傷口,尋找一些安全感,談不上對家里的幫襯。那筆錢二哥原本寄存在我戶頭上,當我鼠標輕輕一點,將二哥大半生的血汗轉出后,恍惚了好一會兒:二哥的新房真不知要到何時了。我的黯然,也摻雜著私心——二哥若蓋了新房,定有我的一間。

????我曾問過二哥,如果他愿意來福州,我可以幫他找份工作,他能做和車有關的事情。二哥只“呃”了一聲。

????二哥的話實在是太少。過后,我才醒悟過來,大概二哥在想的是:那媽怎么辦?

????黃昏,排骨湯在高壓鍋里燉著,我在玩一片紫菜,那是我從小就熟悉的味道。等湯熬好后,加上這片頭水紫菜,將是人間至味。忽然,母親很神秘地把我叫到她房間,囑我搬出柜子最底層的木箱子。

????我感受到了氛圍的詭異。

????母親小心翼翼地打開箱子,里面放著衣物,白色的、藍色的、黑色的。有衣、褲、鞋、帽……她一件一件地將它們打開,問我如何。我只呆呆地站著,連碰都不敢碰,張著嘴卻說不出話。母親用手指摩挲著那些衣物。我就靜靜地站在一邊望著她摩挲那些衣物。我是第一次感受到,百年了的人,需要那么多條褲子,有那么多件衣服,這層層疊疊的恐懼,令我出不了聲。我忽然間意識到,在那些我不知道的時刻,或許是黃昏,或許是深夜,母親可能已經好幾次,自己一個人坐在這房間里,整理這些衣物。現在她又一件一件地打開、翻看,挑出三四件不滿意的,說這幾件過時了的,不要了,得再去買新的。我就聽話地將那些她扔掉的衣服裝進袋子里。然后,我聽見母親說:“我每年都要拿出來曬幾回的。我別的不擔心,到了時候你們可一定要幫我收拾好?!?/p>

????一種抗拒式的憤怒終于讓我呼吸過來,一喘過氣,我就大聲道:“好好的,你能不能別胡思亂想??!”說完我就跑出房間,再不走就會被母親發現我哭了。我氣壞了,委屈壞了,心情好復雜??墑導噬?,我可能只是被嚇壞了。

????晚飯后,我們又恢復如常,喝完紫菜排骨湯,對坐著聊天。剛剛過去的一幕,似乎就像電視機不小心跳臺。母親生性敏感、要強,父親還在時,總是溫和地為她拔去心頭的刺,可如今,失眠之夜,只有天花板上的裂縫與其對視。所以,每每我回家,她抓著我有說不完的話,就算什么也不說,盯著我看也好。

????“村里不是還有很多老人嗎,你平時也可以和她們說說話?!蔽宜?。

????“有啊,她們有時候過來,我們就會說說到時候要準備的衣物。她們說,現在不流行斜襟的,現在流行唐裝?!?/p>

????我打了個寒噤,輕輕轉移話題:“有了小木屋,會熱鬧很多吧?”

????“他們玩他們的,又不跟我說話?!?母親又嘆氣,她還說,小木屋也會生出麻煩,什么人都來。我這才知道,打牌激烈時這些人還曾打過一架。最先出手的那人,被母親警告不許再來。過了一段日子,他還是來,特意帶來那對虎皮鸚鵡,收買二哥。二哥實在太喜歡那對翠綠的小東西了,也可能他本來也不覺得打架是什么大事,他們這些人,小時候不就經常打嗎?更何況,不讓人家來,人家干了一天的活,晚上能去哪里玩呢?在這個村子里,實在沒有什么可去的地方。這些年,村里的中年男女越來越少,他們背著大包小包家鄉的食物,紫菜、蟶干、花生、墨魚干……坐上火車,坐上飛機,奔往遠方。沒有人問他們去了哪里,也沒有人知道他們在外到底過得如何,是否像曾經夢想的那樣,穿上光鮮亮麗的服裝?抑或住進籠子般的小公寓,像那對可憐的虎皮鸚鵡一樣,在風中蕩秋千?那些昂貴的化妝品,是否改變原本被海風吹黑的臉龐,早已看不出各人的底色和出處?

????所以,小木屋能聚集到這么多人氣,無論如何,是令人高興的。這次返鄉,我心情愉悅了不少。

????結果,母親忽然說道:“你小的時候,我總以為你長大后會很不一樣?!?/p>

????我能聽懂她的意思,卻不知如何接她的話。誰不是在小時候覺得人生無限可能呢!可是,成年人都知道,人是很難超越生活的,那些波折和低回,總能一次又一次地訓練我們,重新認識這個世界,不論是在城里,還是在村里。如此傷感的心思,自然是不適合說給母親聽的。我只說,以后會越來越好的。夜深了,我們睡覺吧。母親聽話地回房間。我幫她把被角掖好,熄燈——就像從前她為我做的那樣。

????睡在母親的隔壁,我心里頗為踏實,似乎平日拒接她電話的罪惡已經洗清。我在福州時,母親會在任何時刻打電話給我,買藥是最常用的招數,二甲雙胍、格列吡嗪、通血管的、補鈣的、魚油、魚肝油,最頭疼的是讓我帶魚丸。這東西難吃,還得保鮮,好幾層保鮮膜裹著,坐動車拎回去。我猜,母親無非是想在我的日常中留點痕跡,讓我多回來看她。這種努力如此日日夜夜、鍥而不舍,大概也只有她能做到。我透過白色鏤空蚊帳,眼前浮現出那個木箱子,箱子里那層層疊疊的白色、黑色、藍色衣物,竟不覺也嘆了口氣,腦海里忽然生出一個念頭:或許我可以回鄉下寫作。在老家,蓋一座白色小樓,在院子里種番石榴、梔子花兩三株。不必接見厭惡人事,清晨、深夜、白日都屬于自己,寫小說,陪母親散步……

????幾秒鐘之后,我就清醒地知道,這種生活僅存在于想象中。

????我不可能回來,也沒能把母親和二哥帶出去。

????第三日午后,我將被子、枕頭、草席都拿到太陽下曬了一會兒,收進來,打包好,將蚊帳放下。這樣下次回來,床鋪會干凈些,母親已經沒有辦法為我提前曬被子。關好房間門,我去找二哥。

????他用摩托車載我去鎮上。鎮上,我可以坐公交車到火車站,下了火車有地鐵。這些年,交通方式變化,但仍改變不了跑一趟的總耗時,還必須四五種交通工具輪番出場。我辛苦考來的駕照,在兩次上路分別撞樹和撞車后,徹底淪為給朋友扣分專用。相比之下,二哥真是天才。他開那么大卡車,完全自學。

????載著我們兄妹的摩托車,躲著大型卡車、開得賊快的小車,在路上怯生生地前進著。

????“下次什么時候回來?”二哥問。

????“爭取兩個月回來一次吧?!蔽宜低?,有些心虛。

????“那已經很好了?!倍緄目諂蓯切牢?,他一點都不懷疑我的話。

????摩托車繼續往前開著,再拐兩個大彎,就要到我等公交車的地方。

????“媽說,你養的虎皮鸚鵡很可愛,但就是有一點不好?!?/p>

????“怎么了?”

????“它們不會說話。她叫我有看到會說話的虎皮鸚鵡,給她買一只?!?/p>

????我聽不到二哥的回應。也許是風吹亂他的聲音。我抱著我的大行李箱,什么也沒說,什么也沒想。想什么都沒用。

????幾個小時后,我回到了福州,回到屬于我的那種日?!縉鶘習?,睡前給孩子念故事,我給孩子念的是日本作家竹下文子的繪本作品《快來,一起蓋房子》:

????農田邊上有一塊空地。這里馬上就要蓋新房子了……卡車運來滿滿一車木料。這是用來做房梁的木料。用起重機把它們慢慢地卸下來吧……房子的骨架搭好,接下來就是屋頂和墻壁。窗框也裝上。漸漸地,房子的模樣出來了。大門裝好,圍墻砌好,窗戶上的窗簾也掛好,全都好啦!

????現在,隨時都可以搬家了。

????合上書,我輕輕為孩子掖好被角,給了他一個晚安吻,告訴他,乖乖睡覺,下次一起回外婆家,看舅舅蓋的小木屋,還有那對在海風中蕩秋千的虎皮鸚鵡。

????陳美者

????1983年生。有小說、散文發表在《上海文學》《散文》《文學港》《青年文學》《湖南文學》《南方文學》《滇池》《文藝報》等,部分入選《中篇小說選刊》《民生散文選》等。現居福建福州。


  • 推薦閱讀
  • 旅游美食
  • 教育娛樂
  • 吳忠文苑
  • 吳忠人家
  • 精彩圖片
快3三不同技巧 稳赚 竞彩单关套利 设胆是什么意思 西班牙人 牌九至尊app下载 欢乐四川麻将 百加乐公式玩法 大赢家足球比分310 重庆时时彩新一代计划 有欢乐生肖奖怎么玩 重庆时时龙虎怎么加盟 北京pk10赛车永盛直播 篮球大小分投注技巧 福彩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抢庄牌九秘诀 时时彩qq群